Topbar2Colourbar
Lokwun

道教萬德至善社創社經過

六十多年前,萬德至善社在香港及國內還未創立;因緣所契,當時於廣州越秀區,應元路中山紀念堂鄰近,即觀音山腳,建有一間 “道教應元宮”,鄰近於現仍然存在之“三元宮”旁,及後應元宮已被改為 “學校”。

“應元宮” 之主持乃屬全真教,為龍門派第廿四傳之人 “曾誠熾” 道長,他于五十年代初,決定移居香港,惟將 “應元宮” 之呂純陽祖師…等數位神像寄放在鄰近之 “三元宮”,然後將應元宮關閉,解散宮內所有弟子;便執拾行李及帶同一個約高12吋 “呂祖師尊瓷像” 到香港暫居。

“曾誠熾” 道長初到香港,當時之生活甚為艱苦;因其心存弘道,對道教常存一份熱誠之心,;故位於九龍石硤尾租了半間石屋,除作居住用途外,再於家中供奉由廣州帶來的 “呂祖師尊”神像。找來三位對道教有認識之朋友,以一個簡單的沙盆和乩筆來開乩,開始其展開弘道之理想,而當時只有曾道長有緣有法能持鸞開乩。

平日聚首,大都是愛道者,所以平日大家都喜論道談玄,談古論今,並論日後世事之變化如何,當中亦有談論將來大家有否機緣開壇渡世。

但世上不如意事十常八九,原來他們所租之石屋業主是屬別之教派人仕,正是不同道不相為謀;租住了數月後,便迫令曾道長等人立即遷出;於當時無錢是萬萬不行,事到如此,四子曾誠熾,譚信烈,羅信廣,黃信餘等人同跪叩 求呂師解救;上天有好生之德,為解眾子之困,在鸞乩指示四子,各出一元,合共四元,囑四子合購馬票兩張,並示頭一個字是數字0,尾一個數字是8。然而天機已告,且看四子之誠有否天緣,有緣日後渡世創壇,無緣則各自回家修持便了。

四子今得天機,各出一元,時維1950年10月一個早上,齊到九龍油麻地之龍如茶樓飲茶,等候找尋天機福物,當時秋會,每天都有很多賣馬票小販在茶樓謀生,經兩天等候,如願以償買了兩張0頭8尾之馬票,就此他們期待及祈求天機來臨!

一直望穿秋水的期待,當到開馬票的那天,四子一齊誠心炷香上稟,各子心急如焚等着號外,皇天不負有心人,真的中了!是其中一票中了入圍奬,各子隨即歡喜若狂,感謝上天恩賜之慈憫,並謝 呂師之天機啟示,終獲奬金八仟四佰多元,在1950年代,八仟餘元不是一個少數目。

收了彩金後,四子便在九龍煙廠街頂了一間舖位,前舖做藥材生意,舖後作供奉 呂祖師尊,以令道壇暫得開展,弟子亦日漸增加。得蓬 “三清之靈寶天尊” 賜創壇道名為 “萬德至善社”,兩年後,弟子多了不少,社址亦不敷應用;便斥資購買旺角廣東道929號五樓連天台。繼續以道教濟世,鸞乩渡人的基石。在一九五六年,曾誠熾道師奉 呂祖先師訓諭,以鸞乩開示“樵陽玉書”,經歷八個多月才能成書,直至現今,“樵陽玉書”依然是萬德至善社的鎮社寶鑑,全書以[性、命]雙修為經,以[道、經、師]三皈依為緯,以開悟眾生。從此,善信絡繹不絕,發展至60年代初,成為香港稅務條例特準認可之非牟利道教慈善團體。後來道務發展不斷,先後擴購增至四個單位,由929號至935 號。萬德至善社道務從此弘揚展開。

直至七十年代,奉 呂師之命,需在新界南山擴建道場。當時無人得知“南山”在何處,幾經艱苦,因緣巧合,終在大埔林村梧桐寨找得 “南山古洞”,得到當地鄉紳之助力,建立了一座巍峨旁有瀑布相伴,甚為壯觀之殿堂,正是 萬德苑 是也﹕

飛瀑清泉,河圖洛書,顯示梧桐僊境
霧峰環翠,南山古洞,內蘊世外桃源


本社奉 呂祖師尊創建 萬德苑之目的,是為了未來世界的和平,人類能減少一切 “天災人禍” 之苦難,萬德苑經過四十多年興運,實為本港一座不可多得之巍峨聖境!本社同人遵從 呂祖師尊之命,并非以物邀功,實覺世人鐘鼓!望本苑之一切建設,能配合上天之意旨,祈望所有功能,真正令世人能減少末劫期間的災禍與苦難! 本社同門蓙負艱辛之任務,亦無怨懼也。

本社於七零年代,雖接師命興建林村梧桐寨萬德苑,但又奉 師命本社要接續萬德苑道炁,要在新界大埔建一分社,發展道務,於是在1979年,本社在大埔六鄉里同發坊購入七號五樓物業,作為萬德第一個分社。

在80年代,弟子又奉師命在旺角登打士街寶亨大厦購入25樓全座共六個單位物業,以萬德當時的經濟財力,實不能接二連三支付此龐大之費用,尤幸各弟子眾志成城之決心下,齊集十方善信之助,一次又一次之難關,皆能迎刃而解。

本社為了完成呂祖師尊的訓示與期望,在大埔分社建成後,全力發展旺角登打士街寶亨大厦之道壇,此作為萬德至善社之總壇,經過多次之裝修,將舊壇之太上道祖像遷往寶亨新壇,故亦感覺當時寶亨新總壇美奐莊嚴!

現細說如何將一座1,200磅的英坭建造的 “太上老君神像” 從狹小的廣東道舊壇之唐五樓,搬到寶亨總壇之25樓。當時提議甚多,最後,決定拆開五樓窗門,申請警方之協助,於馬路中央租一架大釣機,從五樓釣下來,但並不能担保神像絲毫無損,計劃既定,便即上稟 問師!

即時得到 太上老君乩文指示﹕ “你們眾子不用籌謀,擇定吉日吉時,神前上稟,我會自行起駕,將我用新毡包好,前後兩人將我抬下便成”。

當日吉時一到,依乩辦事,順利如無重量,便從廣東道舊壇五樓搬到寶亨電梯,電梯載重1500磅,四人連神像過重,只是三人加上神像亦會過重,最後只可搭兩人加神像順利抵逹寶亨25字樓,當時非常驚嘆,神之顯靈,一誠上逹,感恩不淺,神像無損,可喜可賀!

潘崇淦師兄憶序